2019,城投的大時代

來源于:中國招標周刊 日期:2019-03-11 瀏覽:618

 

 

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沒有哪個經濟群體像城投這般,緊密地嵌入在地方經濟波瀾壯闊的發展浪潮里,為中國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和金融業的突飛猛進做出了重要貢獻。城投的投資收益的確乏善可陳,但大基建帶來的城市面貌煥然一新以及經濟溢出效應我們不得不承認。追溯到1986年最早成立的投融資平臺上海久事公司,可以說在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城投就貢獻了三十年。

2008年,2012年,2015年,每當中國經濟形式面臨嚴峻挑戰城投都被推向歷史的前臺承擔起穩增長的重任,正是在這樣的危機中城投一次又一次的發展壯大,城投是從來不畏懼危機的。2019年,我國經濟再度面臨更為嚴峻的下行壓力,寬財政、寬貨幣是中央逆周期調節的關鍵手段,城投將不得不再次沖在前線將寬貨幣轉化為經濟增長動力。

時也勢也,新時代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城投必須在投資和融資兩端做出重大調整,加快擺脫對傳統土地財政的依賴,調整體制機制,投身到培育新經濟、新生態和新城市的大潮中去。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

一、新基建,奠定新經濟發展基礎

“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依靠投資傳統基建來拉動地方經濟發展的邊際效益已經很小,大基建已經進入精準補短板的階段,而信息技術正在加速重塑一切,釋放新的經濟增長動能,城投要在繼續城際交通、市政基礎等領域的關鍵環節上發力,還要聯合重點互聯網巨頭,組建專項運營公司,高效發揮投融資功能,以發展具有區域特色的應用場景為目標,“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建立數字經濟公共支撐平臺,聯合政府加快城市資源資產數據化,部分開放政府數據,在智慧交通、智慧養老、智慧旅游、智慧就業、智慧教育等民生領域重點突破。

二、新產業,夯實發展持久動力

產業永遠是一個區域發展動力的根本來源,產業的質量決定了區域經濟的發展質量。“推動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是2019年國家的首要工作。城投要抓住產業集聚化、鏈條化和生態化發展趨勢,深入了解本地產業發展態勢,聯合本地產業龍頭,在產業鏈薄弱環節發力,緊抓招商和創新兩大工具,通過招商補鏈強鏈,通過創新激活生態,重點建設共性技術研發平臺、產業公共測試平臺、創新孵化載體等產業轉型升級支撐體系。城投的未來收益在于通過產業投資分享產業增長的超額收益。也要看到產城融合發展的趨勢,站在推動城市整體高質量發展格局,將城投的戰略與產業戰略與城市戰略與區域戰略與國家戰略全面對接,形成城投動而產業動而城市動的態勢。

三、新資本,提升地方國資能級

資本運作應該成為城投的看家本領。城投原有的功能定位是投融資,新的定位也依然是投融資,經營產業非城投所長也沒有必要,但是前后功能定位的內涵完全不同,前者是被動的通道式功能,后者是主動作為推動供給側改革的功能,城投要打造新基建和新產業并重的投資布局,依據投資需要優化融資機制,最終要構建市場化、高效、可持續的長效投融資機制。歷史經驗看,資本市場低迷的時候正式借助資本運作展開產業重構的大好時機,2019年A股市場大量優質上市標的將進一步浮現,城投要站在產業戰略長遠視角,不要過于計較股價高地,選擇能夠形成戰略協同的上市公司進行控股型收購,借助該上市公司平臺進一步整合域內優質資源進行整體上市。城投也要義不容辭發起設立紓困基金、產業引導基金、扶持基金等多形式基金托底域內優質公司,“我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城投的付出一定會有長久的豐厚回報。

四、新開放,融入更廣闊的格局

中國四十年的成就源于改革開放,中國未來的成就也將來源于進一步的改革開放,2019年國家將加大力度“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城投既要看到面向全球開放的機遇,也要看到國內“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帶來的機遇。一帶一路重要節點的城投可以攜手政府和本地優秀民企,更加深層次的參與到全球產業鏈分工和創新鏈條中去,加快企業的國際化進程。欠發達地區的城投要想盡一切辦法融入到中國未來十年最具發展潛力的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大灣區等三大區域經濟體中去,或者稍次之的成渝經濟圈和中原城市群中去,為自己的未來打開想象空間。

五、新機制,釋放城投人的激情

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偉大的事業都是人干出來的。2019年,“加快國資國企改革”依然是加快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要內容。城投作為所在城市的最大國企,聚集了一批在本地最為優秀的人才隊伍,但是人才的積極性、創造力遠遠沒有發揮出來。2019年,城投首先要從收入分配機制方面做出突破,形成母公司到二級子公司到三級子公司等自上而下梯級放開的分配機制,越是靠近業務一線越要靈活,在充分競爭領域實施混合所有制和股權激勵,激發市場經濟環境中最為寶貴的企業家精神。也通過靈活的機制再延攬一批更為優秀的人才,把城投打造成人才實現自我價值的最好平臺。

 

胜负彩17059期预测分析